而他們那,自(zi)問,跟趙紅霞(xia)半斤八(ba)兩,甚至于(yu)也只有(you)洪秀秀才能(neng)跟趙紅霞(xia)一比,而如此一來(lai),那他們qian)縷分 洌 遣罹嘁蒼倜饗圓還耍 da),呵呵,怎麼打(da),根本沒法打(da)嘛。

一個個的,臉上的表情都(du)不自(zi)然起來(lai)。

不過,洪小七這個貨,也不知(zhi)道是(shi)被(bei)秦鋒踩腦子把腦子給踩壞(huai)了,還是(shi)眼楮(jing)下來(lai),竟(jing)然還在(zai)一邊(bian)吵吵那︰“姐姐,紅霞(xia)哥不是(shi)他的對手,你們一塊上,一塊干死他!”

娘(niang)的,這個不要(yao)臉的貨啊(a),竟(jing)然慫恿他姐姐洪秀秀以多(duo)欺少。

而他姐姐聞言,嘴角猛抽(chou)啊(a),下意識(shi)的mu)聰虺縷貳/p>

而此時,陳品卻是(shi)從口(kou)袋里翻(fan)出(chu)一根香煙(yan),悠然huai)牡閔希 似鵠lai)。

陳品不會抽(chou)煙(yan),這煙(yan)是(shi)他剛剛跟趙紅霞(xia)交手的時候從他的mu)kou)袋里順來(lai)的,而此刻之所以妝(zhuang)模作樣的抽(chou)起來(lai),完全就是(shi)qiao) 稅詬鱸zao)型,裝一hua)咽 san)。

果然,他這個悠閑的na)Q 肥蛋押樾閾愕deng)人給刺激到了。

揍完了趙紅霞(xia),還能(neng)這麼悠閑,實力可(ke)見一hua) a)!

如此一來(lai),再看陳品的眼神,卻是(shi)不斷閃爍,似乎是(shi)在(zai)心里謀bei) 攀裁礎/p>

而就在(zai)這時,陳品開(kai)口(kou)了,一臉不huang)頭車乃擔骸按笠 模 獻用揮you)時間陪你們浪費,說吧,是(shi)一塊上還是(shi)怎麼樣,如果不敢,就給老子滾,別在(zai)這礙眼!”

陳品說出(chu)這話(hua)來(lai)之後,立刻拿眼楮(jing)掃視(shi)洪秀秀等(deng)人,眼神凜然,氣(qi)息若(ruo)有(you)若(ruo)無的釋放(fang)而出(chu),一身(shen)戰意凜冽,說實在(zai)的,他還真(zhen)不在(zai)意他們一塊上。

一塊上又(you)能(neng)怎麼樣,就這幾頭爛(lan)蒜,一塊來(lai)也照(zhao)揍不誤。

這可(ke)不是(shi)陳品他裝十三(san),而是(shi)他差不多(duo)已經(jing)摸透了對方(fang)幾個的脈了,這幾個人的深淺,陳品從他們釋放(fang)出(chu)的氣(qi)息上,差不多(duo)已經(jing)有(you)了個大致(zhi)的概念。

洪秀秀唯一huai)吶   Π shi)這幫人當中實力最(zui)強的,實力應該跟趙紅霞(xia)差不多(duo)少,而其余幾個人那,實力則稍稍弱于(yu)洪秀秀,更不可(ke)跟趙紅霞(xia)相(xiang)比,既(ji)然如此,那他們加在(zai)一塊,能(neng)打(da)的過陳品嘛,就算是(shi)能(neng)打(da)的過,那也是(shi)傷敵一千,自(zi)損八(ba)百!

不說這個,只說洪秀秀他們,在(zai)陳品這凜然huai)陌緣潰 褂you)那玩世不恭(gong)的深不可(ke)測面(mian)前,他們心里更加的沒huai)琢耍 鞜艘煥lai),哪(na)敢yi)杴鞍a),互相(xiang)觀望(wang),互相(xiang)施以眼色。

很(hen)顯然hua)a),他們不想觸眉頭。

畢竟(jing)前面(mian)已經(jing)有(you)了一個前車之鑒了。

反倒是(shi)那qian)齪樾Σ擼 廡 油耆 褪shi)腦袋長(chang)反了,根本就沒智商,或(huo)者說是(shi)平日嬌縱太盛,以至于(yu)完全是(shi)目(mu)中無人,即便洪秀秀他們都(du)畏懼陳品之時,他卻還在(zai)叫囂那。

吵吵把火的,似乎恨(hen)不huai)煤樾閾闥且豢檣希 話(hua)殉縷犯(fan)毫說暮謾/p>

洪秀秀看著自(zi)己弟弟還在(zai)亂叫,心里這叫一個氣(qi)啊(a),如果不是(shi)當著外人,她真(zhen)想扇他一個嘴巴(ba),不過,即便沒打(da)嘴巴(ba),但臉色卻是(shi)立刻一冷,扭頭沖(chong)著洪小七喝道︰“閉嘴,再敢亂說,以後你都(du)別打(da)算出(chu)來(lai)了,回家以後我就跟父親說,讓他把你關到後山思過崖。”

“姐,別啊(a)!”

一听他姐姐要(yao)跟父親反應把他關進思過崖,這家伙瞬間就老實,一臉的驚恐。

貌似洪家的思過崖是(shi)什麼虎狼之地一樣!

“閉嘴!”洪秀秀則是(shi)又(you)瞪了洪小七一眼,再度(du)呵斥。

洪小七聞言,即便心有(you)不甘,但畏懼他姐姐,最(zui)後,還是(shi)乖乖的把嘴巴(ba)閉上,而再說洪秀秀,眼見著自(zi)己弟弟老實了,這才回頭,沖(chong)著陳品抱拳道︰“閣下,對不起了,我弟弟還小,不懂(dong)事(shi),請不要(yao)跟他一hua)ban)見識(shi),至于(yu)剛才,如果有(you)冒犯(fan)之處(chu),還請海涵!”

“靠,你這是(shi)在(zai)跟我道歉(qian)嘛!”陳品瞪著眼楮(jing)看著洪秀秀。

說實在(zai)的,陳品還真(zhen)沒想到對方(fang)會主動服軟。

一臉詫異的mu)醋琶mian)前這個大美人說︰“我說美女,你就不考慮一下嘛,你們這麼多(duo)人,群毆我一個,我未必的打(da)的過啊(a)!”

這家伙,仿佛巴(ba)不huai)黴樾閾闥歉(qian)梢患jia)似得。

洪秀秀俏(qiao)臉微紅,點頭說︰“閣下實力高超(chao),剛才我們幾個已經(jing)有(you)目(mu)共睹了,就算是(shi)一塊上,也未必是(shi)qian)笙碌畝允鄭 ji)然如此,那又(you)何必自(zi)取其辱(ru)哪(na)!”

愚智!

別看洪秀秀一個女流之輩,看事(shi)情倒是(shi)挺透徹,挺愚智的!

說完她又(you)補充道︰“而且,我素來(lai)知(zhi)道我這弟弟是(shi)qian)鍪裁蔥宰櫻 fang)才,一定是(shi)他主動惹(ruo)到了閣下,而不是(shi)qian)笙輪鞫  牛 鞜耍 笙魯chu)手教(jiao)訓(xun)正(zheng)該如此!”

洪秀秀不huai) chang)得漂(piao)亮,而且說話(hua)還文(wen)縐縐的,听著她說話(hua),很(hen)有(you)如沐春風之感。

  酷《{匠(jiang)◎B網qv唯 一正(zheng)版S@,a,其+\他mk都(du)《是(shi)盜&=版$(0\

陳品原本還一肚(du)子火那,結果听了她說話(hua)之後,氣(qi)瞬間消了一大半。

“唉(ai),總算是(shi)出(chu)了一個說deng)嘶hua)的!”

陳品的心里立刻敞(chang)亮了不少,跟著,上下看了洪秀秀一hua)ban),隨後點頭說︰“好吧,既(ji)然huang)愣du)這麼說了,那這件事(shi)就算了,就算是(shi)買(mai)美女一個面(mian)子!”

說著,陳品丟到煙(yan)頭,邁步就要(yao)下山,不過剛抬腳,突然又(you)站住(zhu),回頭沖(chong)著洪秀秀邪邪一笑說︰“美女,忘記(ji)qiao)柿耍 忝塹降資shi)什麼人啊(a),荒(huang)山野嶺跑這來(lai)干嘛?”

其實這也是(shi)陳品讓洪小七搖人的主要(yao)目(mu)的之一。

而見陳品問起,洪秀秀並(bing)沒有(you)遲疑(yi),立刻道︰“哦,是(shi)這樣的,我們是(shi)來(lai)自(zi)淮市的武道家族(zu),這一次上山,主要(yao)是(shi)奉了家中長(chang)輩之名,過來(lai)歷(li)練一下的!”

嗯,理由還算中肯,還算有(you)點可(ke)信度(du),當然了,陳品是(shi)絕對不會信的。

歷(li)練,呵呵,江(jiang)湖上xian)肥滌you)這麼一說,但是(shi),如果真(zhen)的是(shi)歷(li)練的話(hua),那洪小七手上又(you)怎麼會拿著弓弩(nu),而且,大半夜的他們出(chu)現(xian)在(zai)山里,這未免(mian)有(you)些巧合了。

所以,打(da)死陳品也不會相(xiang)信。

不過他也沒有(you)說什麼,既(ji)然對方(fang)不想說,就算他問,對方(fang)也一定會找各種理由搪塞,所以于(yu)此如此,還是(shi)不要(yao)追問的好,免(mian)得過激,打(da)草驚蛇。

點了點頭說︰“那好吧,那你們繼續(xu)試練,我就先(xian)走了!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(jiang)好書”,關注後發作品名稱,免(mian)費閱(yue)讀正(zheng)版全文(wen)!更新最(zui)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