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(da)夏四大(da)軍(jun)王也只是受封將(jiang)軍(jun)餃,而大(da)將(jiang)軍(jun)是凌(ling)駕于(yu)軍(jun)王之上(shang)的最強(qiang)軍(jun)餃。

大(da)將(jiang)軍(jun)統領四方軍(jun)王,執掌山河(he)鐵(tie)馬,擁有動(dong)員三(san)軍(jun)的無上(shang)權威(wei)。

一直以來(lai),大(da)將(jiang)軍(jun)的存在就如同(tong)定海神針,卻(que)隱藏于(yu)雲霧之中,俯瞰眾生,必要的時候才會現身。

“大(da)人(ren),有什麼不妥嗎?”夏漢鈴雖是錦衣衛,卻(que)並不知(zhi)道lai)說deng)絕密之事。

石(shi)秀臉色(se)變得極為(wei)難看,站(zhan)在那(na)里,一言不發。

“大(da)將(jiang)軍(jun)一直在鎮守禁地(di),怎麼會出現在岳州?”石(shi)秀有些(xie)不敢置信。

可(ke)是憑借(jie)一個字的‘勢’就讓自己受傷,雙目(mu)流(liu)血,定然是屬于(yu)帝境強(qiang)者(zhe)。

這件事事關(guan)重大(da),先不說大(da)將(jiang)軍(jun)的身份是否真假,單是大(da)內欽差被殺,大(da)內肯定會震怒。

說不定會對岳州進行重新洗牌!

斬殺大(da)內欽差,無疑(yi)是在挑戰大(da)內權威(wei),等(deng)同(tong)叛逆!

“你(ni)先退(tui)下,我自有定奪!”石(shi)秀認為(wei)這件事已經不是自己所能左右了,必須(xu)要稟報給總指揮使。

夏漢鈴也不敢多(duo)說,他只是普通的錦衣衛,上(shang)司有令,不敢不听!

出大(da)事了!

石(shi)秀迫不及待(dai)的匯報給楊右廷。

大(da)內,內閣會議!

楊右廷剛從會議室(shi)出來(lai),就看見石(shi)秀等(deng)候在外(wai)面,神色(se)焦(jiao)急。

楊右廷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(nan)子,剛猛堅毅(yi)的面容,不怒自威(wei)。

“大(da)人(ren)!”石(shi)秀見狀急忙(mang)上(shang)前(qian)拜(bai)見。

“石(shi)秀,你(ni)不在北鎮撫司坐鎮,來(lai)內閣會議做什麼?”楊右廷眉頭(tou)一皺。

石(shi)秀是他的得力(li)助手,所以他才提拔他為(wei)副指揮使,總管北鎮撫司一切事務。

這內閣會議按理說他一個副指揮使是沒有資格來(lai)的。

“總指揮使,出大(da)事了!”石(shi)秀沉聲道。

“到底什麼事?”

“前(qian)兩天我北鎮撫司一個錦衣衛被委派到岳州外(wai)差,進行政務交(jiao)替。”石(shi)秀沉聲道︰“可(ke)沒想到,大(da)內欽差被殺了shu)!/p>

“什麼?”楊右廷臉色(se)一沉︰“大(da)內欽差被殺?寧西(xi)風干的?”

“正是。”石(shi)秀說道。

“這個寧西(xi)風好(hao)大(da)的膽子,竟敢斬殺大(da)內欽差,他是想滅族(zu)嗎?”

楊右廷怒不可(ke)止(zhi),堂堂大(da)內欽差居然被你(ni)一個小小的nao)樂 莞 渡保 韞舜da)夏律(lv)法,罪不可(ke)恕(shu)!

“大(da)人(ren)息怒!”石(shi)秀說道︰“在寧西(xi)風身後有一位我們惹不起的人(ren)。”

“我們惹不起?”楊右廷冷酷道︰“大(da)夏疆域,萬里國土,我楊右廷惹不起的還不多(duo),你(ni)且仔(zi)細說來(lai)!”

“我手下的匯報是寧西(xi)風稱(chen)呼此人(ren)為(wei)……大(da)將(jiang)軍(jun)!”石(shi)秀說出這番話(hua)的時候,仔(zi)細的mu)戳絲囪鈑彝 姆fan)應。

果然,听到大(da)將(jiang)軍(jun)三(san)個字,楊右廷神色(se)一僵︰“簡直是混蛋,敢假借(jie)大(da)將(jiang)軍(jun)威(wei)名,此罪當(dang)誅!”

誰都知(zhi)道lai)蠼jiang)軍(jun)孤lv)碚蚴毓耪匠。 qi)會出現在岳州。

“大(da)人(ren),您先看看對方留下的nan)偶zai)說。”石(shi)秀不得已,只能將(jiang)信拿出來(lai)。

楊右廷眉頭(tou)一皺,對石(shi)秀的表現極為(wei)不滿。

一直以來(lai),石(shi)秀都表現出色(se),無論是武(wu)學修為(wei)還是人(ren)格魄力(li),都是與(yu)眾不同(tong)的,可(ke)看他的表情,明顯是被嚇(xia)得不輕。

堂堂錦衣衛副指揮使被hui)桓霾恢zhi)名的敵人(ren)給嚇(xia)著,這不是丟他楊右廷的臉嗎?

“這是什麼?”楊右廷臉色(se)陰沉。

  酷R匠網唯一…正‘版(ban)AW,`其@他-j都是v盜版(ban);R0》p

石(shi)秀自然感覺到總指揮使對自己的表現極為(wei)不滿,可(ke)他又能說什麼。

如果對方真的是那(na)個人(ren)的話(hua),別(bie)說是自己了,就是總指揮使也要掂(dian)量三(san)分!

“是對方給您的nan)牛 筆shi)秀的神色(se)有些(xie)心悸︰“屬下斗膽,請大(da)人(ren)小心觀看!”

楊右廷不屑一顧,區(qu)區(qu)一封信有什麼不敢看的。

這些(xie)年(nian)來(lai),威(wei)脅(xie)他的人(ren)不計其數,可(ke)他依然還活著。

這封信想必是一些(xie)惡毒言詞的威(wei)脅(xie)信件!

楊右廷手指一捻,將(jiang)紙張打開。

轟!

剎那(na)間,一股天地(di)之勢從白紙內迸(beng)發出來(lai),雷霆灌(guan)腦(nao),刀(dao)兵加you)恚/p>

那(na)個‘夏’字竟然活了過來(lai),躍然紙上(shang),化(hua)作(zuo)了滔天的戰意,直擊(ji)楊右廷的nan)納瘢/p>

神光綻放,天地(di)變色(se)!

“不好(hao)……”楊右廷瞬間閉上(shang)眼,體(ti)內玄功快速運轉(zhuan),抵(di)擋這股浩然之氣。

“噗……”

楊右廷的反(fan)應已經很快,可(ke)依然被‘夏’字所傷,他一聲低吼,盡全力(li)轟擊(ji)。

 !

白紙jiao)hua)作(zuo)飛(fei)灰(hui),而那(na)‘夏’字則(ze)是煙消(xiao)雲散(san)!

一旁yuan)氖shi)秀則(ze)是躲得遠遠地(di),不敢靠近!

好(hao)可(ke)怕的‘勢’,連(lian)總指揮使都能傷,實在是匪(fei)夷(yi)所思(si)!

“帝境大(da)勢!”楊右廷陰沉著臉,心中狂顫。

“大(da)人(ren),您沒事吧?”直到‘夏’字徹底消(xiao)失,石(shi)秀才敢過來(lai)。

楊右廷強(qiang)忍住體(ti)內翻騰之勢,仰望蒼穹。

“果然是他,他出關(guan)了!”

“誰?”

“我大(da)夏神柱(zhu),武(wu)道至尊,封號邪帝!”楊右廷一字一句的說道。

“封號——邪帝!”石(shi)秀滿臉驚愕,雖然他之前(qian)也有所懷疑(yi),但(dan)是從楊右廷口(kou)中得到證實,心中掀起滔天巨(ju)浪shu)/p>

三(san)軍(jun)之首,武(wu)道至尊,更是大(da)夏na)qing)天神柱(zhu),這樣的人(ren)注定是名垂青史,改nan)床擇貳/p>

石(shi)秀是古武(wu)者(zhe),而邪帝便是古武(wu)界(jie)的傳(chuan)奇、神話(hua)!

“我明白了!”楊右廷說道︰“我記(ji)得寧西(xi)風曾經是龍驤軍(jun),大(da)將(jiang)軍(jun)之所以斬殺大(da)內欽差,想必是給他的老部下做主!”

“大(da)……大(da)人(ren),那(na)我們現在該meng)綰he)應對?”石(shi)秀也被嚇(xia)了一跳,如果大(da)將(jiang)軍(jun)大(da)動(dong)干戈的話(hua),肯定會動(dong)搖(yao)大(da)夏根基。

“應對?”楊右廷自嘲道︰“別(bie)說我大(da)夏疆域,便是這蒼穹之下任何(he)帝國,誰能抵(di)擋邪帝鋒芒,誰能遮住他的神光!”

“這……”

“石(shi)秀,你(ni)還不明白嗎?”楊右廷苦笑道︰“大(da)將(jiang)軍(jun)這是在警告我們qian)。 /p>

啊……

石(shi)秀愣在原地(di)!

警告大(da)內,甚(shen)至不hua)呀躋攣婪旁諮劾錚/p>

換做是其他任何(he)人(ren),石(shi)秀肯定會嗤(chi)之以鼻,可(ke)是大(da)將(jiang)軍(jun)……

沒有人(ren)敢懷疑(yi)他的能力(li)。

你(ni)能想象,他振臂(bi)一呼,百萬將(jiang)士唯命是從,視(shi)死如歸的景(jing)象嗎?

你(ni)能想象,邪帝一怒,浮尸千里的慘烈(lie)景(jing)象嗎?

古武(wu)界(jie)傳(chuan)聞,邪帝鎮壓(ya)的是域外(wai)邪魔,但(dan)又何(he)嘗(chang)不是鎮壓(ya)世間邪祟。

天地(di)蒼穹,古往今來(lai),大(da)能聖賢層出不窮,但(dan)又有誰能稱(chen)得上(shang)絕世天驕!

古往今來(lai)第一人(ren)!

“你(ni)先退(tui)下,這件事我要慎重處(chu)理!”楊右廷知(zhi)道,邪帝出關(guan),必然事有緣(yuan)由(you)。

目(mu)送石(shi)秀離開後,楊右廷神色(se)凝重,終于(yu)忍不住吐出了一口(kou)氣血。

“帝境神威(wei),果然超凡脫俗!”楊右廷擦掉嘴角的血漬(zi),轉(zhuan)身進入了內閣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(hao)書”,關(guan)注後發作(zuo)品(pin)名稱(chen),免費閱讀正版(ban)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