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問別人之前(qian),你們是不是應(ying)該mi)員ㄒ幌錄頤牛扛嫠su)我們你們是何(he)人?”漢林哼了一聲,有些不滿的說道。

“青(qing)帝(di)秘境中,不問各自的來歷,這是規矩,”一旁的中年男子冷哼了一聲說道。

楚嵐(lan)冷哼了一聲,說道︰“既然不問來歷是規矩,那你們還問我們的來歷?莫不是qiang)錘gao)笑的吧?”

“就(jiu)是,你們不想(xiang)暴(bao)露你們的來歷,怕被(bei)別人記恨(hen)上,難道我們就(jiu)可以(yi)隨便告訴(su)你們了嗎?”漢林撇了撇嘴說道。

為首的老者聞言(yan)不hui)you)得皺起(qi)了眉頭(tou),臉(lian)色有些難看的mu)醋zhou)楚嵐(lan)和漢林zheng) 慌災 qian)說話的中年男子,一時間被(bei)楚嵐(lan)和漢林懟的不知道該如何(he)反(fan)駁,重重的哼了一聲,臉(lian)色十分難看的mu)醋zhou)楚嵐(lan)。

一旁的一名年輕男子冷笑著(zhou)說道︰“我們可以(yi)不說,但是你們卻不能不說,畢(bi)竟你們才四個人,而我們這邊可是有著(zhou)十個人。”

“你們這是在威脅我們?”楚嵐(lan)眉毛一挑,目(mu)kang)獗淶畝ding)著(zhou)說話的年輕男子。

年輕男子被(bei)楚嵐(lan)這冰冷的目(mu)kang)庀諾孟蠔hou)退了一步,他從楚嵐(lan)的眼(yan)神中感受到了強大的殺氣,這股殺氣讓他心中升起(qi)了一絲畏懼(ju),下意識(shi)的向後(hou)退了一步。

但緊接著(zhou)年輕男子就(jiu)tou)從ying)過(guo)來了,自己(ji)這邊這麼多人,還有著(zhou)長老在這里保(bao)護著(zhou)他們,他豈能害怕?覺得丟臉(lian)的男子頓時惱羞(xiu)成怒(nu),向前(qian)走了兩步,怒(nu)哼了一聲,十分憤怒(nu)的mu)醋zhou)楚嵐(lan),眼(yan)神中充滿了挑釁的意味,說道︰“怎(zen)麼?你還想(xiang)要動(dong)手不成?”

楚嵐(lan)不屑的mu)戳慫謊yan),根本懶得mei) hui)他,不過(guo)是一個天元境修為的武者而已,楚嵐(lan)根本不將(jiang)他放在眼(yan)里,而是看向了一旁為首的老者,鄭(zheng)重的警告道︰“我們不想(xiang)惹(ruo)麻煩,也不想(xiang)跟你們動(dong)手zheng) 詈檬薔  環負he)水。”

“井水不犯河(he)水?你們先來到的這里,這里面的寶(bao)物一定都被(bei)你們給拿mi) 耍 yi)我們才費了這麼大勁(jing),卻什(shi)麼東(dong)西都沒(mei)有找(zhao)到,若是你們將(jiang)你們得到的寶(bao)物交出(chu)來的話,那我們現在立刻就(jiu)離開這里,否則的話,”一旁的中年男子沒(mei)有把話說完,但是威脅的語氣楚嵐(lan)等人卻是听(ting)得出(chu)來。

楚嵐(lan)聞言(yan)冷哼了一聲,依然沒(mei)有理會(hui)他,而是一直在看著(zhou)面前(qian)的老者,想(xiang)要看看這老者究竟是什(shi)麼態(tai)度,畢(bi)竟他才是這伙人中身份地位最高的人,別的人說再多都沒(mei)有用,只是qiang)朔芽諫唷/p>

老者一直在權衡利弊,他也看出(chu)了眼(yan)前(qian)這四個人非同(tong)尋常,光是從氣勢上就(jiu)能夠看出(chu)來,這四個人絕對不是小地方出(chu)來的人,老者也不想(xiang)招惹(ruo)麻煩,當听(ting)到楚嵐(lan)的話,老者呵呵笑道︰“你們說的不錯,我們也不想(xiang)招惹(ruo)麻煩,我們井水不犯河(he)水,各自尋找(zhao)各自的機緣即可。”

老者說完帶著(zhou)眾人繼續(xu)向著(zhou)上方而去,眾人來到了扶桑巨樹(shu)的樹(shu)頂,無不十分震驚的mu)醋zhou)頭(tou)頂的‘烈陽’。

就(jiu)在眾人盯(ding)著(zhou)頭(tou)頂‘烈陽’看,想(xiang)要知道這究竟是什(shi)麼的時候,‘烈陽’中走出(chu)了一位渾身燃燒著(zhou)火焰(yan)的女子,女子you)聿cai)火爆性感,周身環繞(rao)著(zhou)火焰(yan),赤著(zhou)腳從‘烈陽’中走了出(chu)來,正是不久(jiu)前(qian)進入其中的葉(ye)媚(mei)。

葉(ye)媚(mei)踏(ta)空而行,伴隨著(zhou)她朝著(zhou)下方走過(guo)來,身上的火焰(yan)也漸(jian)漸(jian)的熄滅,露出(chu)了里面的火紅色羽衣,羽衣十分耀(yao)眼(yan)奪目(mu),一看就(jiu)知道定非凡品。

在場眾人此刻都已經看呆了,此刻的葉(ye)媚(mei)實在是太過(guo)于嫵(wu)媚(mei)性感,加you)仙(xian)砩險庖幌 鷙焐 撓鷚攏 由(you)掀瀋硨hou)那一對由(you)火焰(yan)凝聚而成的翅lan)潁 雌qi)來如太陽仙(xian)女下凡,高貴無比。

楚嵐(lan)等人也是一愣,沒(mei)想(xiang)到葉(ye)媚(mei)竟然轉變如此之大,甚至連衣服(fu)都換了。

“看來這里面真的有寶(bao)物,”楚嵐(lan)高興的說道。

漢林點了點頭(tou),“這身衣服(fu)看起(qi)來就(jiu)不是凡品。”

還沒(mei)等葉(ye)媚(mei)落(luo)在扶桑樹(shu)上,一旁的那一伙人中的男子立刻走了上去,笑著(zhou)搭訕道︰“這位美(mei)女,在下羅慶,不知道美(mei)女芳名。”

葉(ye)媚(mei)看都沒(mei)有看這名男子,直接從其身邊路過(guo),徑(jing)直朝著(zhou)楚嵐(lan)這邊走了過(guo)來。

男子見(jian)狀(zhuang)頓時眼(yan)神中閃過(guo)一道寒光,哼了一聲,臉(lian)色難看至極,緊接著(zhou)沉(chen)聲說道︰“沒(mei)想(xiang)到你們竟然是一伙的,看來那qiang)錈嬗凶zhou)寶(bao)物,被(bei)你給得到了。”

男子的話一落(luo),一旁的人也都朝著(zhou)葉(ye)媚(mei)看了過(guo)來,為首的老者更(geng)是收起(qi)了笑容,沉(chen)聲說道︰“不管你在其中得到了什(shi)麼寶(bao)物,交出(chu)來,我們可以(yi)放你們一條生路,否則別怪老夫不客氣了。”

  ◎(更(geng)新☆w最nA快Rk上酷(ku)匠(%網#0{

“寶(bao)物歷來都是有緣者得之,你們這樣強搶(qiang),未免有些太霸道了,”楚嵐(lan)冷哼了一聲。

男子聞言(yan)冷笑著(zhou)說道︰“不是有緣者得之,而是有實力者得之,你們沒(mei)有這個實力,就(jiu)沒(mei)有資(zi)格(ge)擁有它,趕(gan)緊將(jiang)其中得到的寶(bao)物交出(chu)來,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。”

“不客氣?”楚嵐(lan)嘴角(jiao)泛起(qi)一絲不屑的冷笑,緊接著(zhou)搖了搖頭(tou)說道︰“我本不想(xiang)殺人,但是你們找(zhao)死的話,我不介(jie)意殺了你們。”

“哈(ha)哈(ha)哈(ha),你也不怕風(feng)大閃了你的舌頭(tou),就(jiu)憑你們幾個人,也想(xiang)要殺了我們?憑你們五個人?我們可是十個人,”男子十分猖(chang)狂(kuang)的哈(ha)哈(ha)大笑了起(qi)來。

然而他的笑聲剛笑到一半就(jiu)戛然而止(zhi),整個人頓時瞪大了眼(yan)楮,一臉(lian)震驚的mu)醋zhou)楚嵐(lan),他的胸口上則是插著(zhou)一把飛劍。

“白痴(chi),你們以(yi)為人數多就(jiu)有用?”楚嵐(lan)十分不屑的哼了一聲。

一旁的眾人此刻也是大吃一驚,剛剛他們只見(jian)到寒光一閃,甚至都沒(mei)看清楚是怎(zen)麼回事,人就(jiu)已經死了,這怎(zen)麼可能?這也太夸張(zhang)了吧!

眾人此刻終于知道了楚嵐(lan)等人的實力很強,強大到不是他們能夠抗(kang)衡的,此刻的眾人終于害怕了,不hui)you)得朝著(zhou)一旁的老者身後(hou)躲去。

葉(ye)媚(mei)則是一揮(hui)手zheng) tou)頂上方的‘烈陽’頓時爆射出(chu)了九(jiu)道火焰(yan),直接擊(ji)中了對面這九(jiu)個人,九(jiu)個人只來得及(ji)發出(chu)一聲慘叫,緊接著(zhou)渾身燃燒了起(qi)來。

這些人在楚嵐(lan)等人面前(qian)劇烈的掙扎(zha)著(zhou),但任憑他們如何(he)反(fan)抗(kang),卻也無法將(jiang)身上的火焰(yan)滅掉,最後(hou)眾人被(bei)活(huo)生生的燒成了灰燼。

  微信搜“酷(ku)匠好書”bao) 刈 hou)發作(zuo)品名稱,免費yan)yue)讀正版全文!更(geng)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