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(sui)即張狂也(ye)只能是無力的(de)將(jiang)手(shou)機扔在桌上(shang)。

夏思萱根本就沒有給他解釋(shi)的(de)機會。

所以,就算他現在想向(xiang)夏思萱解釋(shi)什麼,也(ye)沒有任何的(de)效果。

接(jie)著,張狂的(de)一雙眼楮就是落在了一旁的(de)葉闌珊身上(shang)。

看到(dao)張狂臉上(shang)那宛若豬肝(gan)一樣的(de)表情,葉闌珊就是不由得攤了攤手(shou)。

接(jie)著,頗為憐憫(min)的(de)沖張狂撇嘴道︰“你看我(wo)也(ye)沒有用,我(wo)也(ye)沒有辦法,你是知道的(de)mo) 還(huai) wo)說什麼,夏小姐根本就tong)幌嘈擰!/p>

對于(yu)眼前這臉色(se)漆(qi)黑如墨(mo)的(de)張狂,葉闌珊也(ye)是愛莫能助。

她本來只是帶著葉青雲(yun)的(de)命(ming)令過來給張狂道歉的(de)mo) na)里想到(dao),最後的(de)事情會發展成這樣。

不huai) 衷詰掛ye)讓(rang)葉闌珊徹底的(de)松shang)xia)了一口氣。

雖(sui)然說張狂要倒霉了,但是她葉闌珊卻得到(dao)了放松。

至少(shao),她並沒有懷chi)小/p>

要不然她葉闌珊回去之後,還(huai)真(zhen)的(de)不hui) 欄迷zen)麼向(xiang)葉青雲(yun)交代。

之前的(de)檢查報告(gao)也(ye)著實dao)jiang)葉闌珊嚇了一跳。

張狂這個時候卻是黑著臉開(kai)口問道︰“有事沒事的(de)mo) 閂pao)來我(wo)家門口干什麼?kong)獠皇瞧究kong)添亂嗎?”

張狂現在也(ye)比較生氣,沒地(di)方發泄,只能是狠狠的(de)瞪了葉闌珊一眼。

葉闌珊心中委屈(qu)。

她能說自yue)渮潛灰肚 yun)強迫著要過來給他張狂道歉的(de)嗎?

估(gu)計就是說出來,張狂也(ye)不可能相信。

不huai)吹dao)張狂一副不罷休的(de)na)Q 獨簧褐荒蓯侵zhi)支(zhi)吾(wu)吾(wu)的(de)開(kai)口說道︰“這也(ye)不能怪我(wo),本來是想過來好好的(de)道歉的(de)mo) 獾媚忝men)誤會,我(wo)也(ye)沒有想到(dao)會發展成這樣的(de)。”

張狂無語了。

他現在是郁(yu)悶的(de)一句話都(du)說不出來了。

有xing)┤焙潁 桓齷方諉揮寫 li)好,那可真(zhen)是會要命(ming)的(de)啊(a)。

估(gu)計此刻的(de)夏思萱都(du)恨(hen)不得拿刀將(jiang)他張狂碎(sui)尸(shi)萬段吧(ba)。

雖(sui)然他張狂也(ye)很冤枉(wang)。

要說葉闌珊對于(yu)張狂,倒是真(zhen)有xing)├ min)和同情。

猶豫了片刻,終(zhong)于(yu)還(huai)是忍不住開(kai)口問道︰“有個問題(ti)我(wo)想問問你。”

“什麼問題(ti)?”張狂沒好氣的(de)開(kai)口道。

葉闌珊小心的(de)開(kai)口說道︰“你是不是有某些(xie)受虐的(de)傾向(xiang)?”

張狂一愣,表情再一次精彩狐疑道︰“為什麼這麼問?”

葉闌珊hao) mang)閉嘴,隨(sui)即解釋(shi)道︰“沒有,我(wo)只是隨(sui)便(bian)問問,不huai)wo)是真(zhen)的(de)對你深表同情呢。”

“這里沒有我(wo)什麼事情了,我(wo)是不是可以走了?”

張狂沒好氣的(de)翻了翻白眼,開(kai)口說道︰“你不走,難(nan)道還(huai)想要我(wo)留下(xia)你在這里過夜,請你吃(chi)晚飯?”

葉闌珊聞言突然眨巴了一下(xia)眼楮,沖張狂俏皮一笑(xiao),隨(sui)即開(kai)口說道︰“那也(ye)不是不可以。”

  .最新R章`…節_+上(shang)j@酷匠}網(wang)\0x

“反正你老婆(po)都(du)要跟你離(li)婚了,適當的(de)考慮一下(xia)我(wo)也(ye)bu)梢園a),畢竟像(xiang)我(wo)葉闌珊這樣完美的(de)女孩,想要追(zhui)求的(de)人都(du)能排滿整個江城呢。”

葉闌珊這般俏皮的(de)話,簡直讓(rang)張狂無言以對。

隨(sui)即,從張狂的(de)口中就吐出了一個字︰滾。

下(xia)一秒,葉闌珊的(de)身影直接(jie)從張狂的(de)nan)矍跋? 庖淮我(wo)獨簧毫(hao) de)比兔子還(huai)快。

毫(hao)無疑問,帶著張狂的(de)這一個字,她葉闌珊終(zhong)于(yu)可以不用被葉青雲(yun)趕出家門了,可以回去復命(ming)了。

至于(yu)張狂和夏思萱之間的(de)事情,她葉闌珊還(huai)真(zhen)的(de)是愛莫能助。

只不huai) 恢(hui)比rang)夏思萱這般誤會下(xia)去很顯然是不行(xing)的(de)。

張狂只能是硬著頭皮準備(bei)去厲芬家找(zhao)夏思萱。

也(ye)就在張狂準備(bei)出門的(de)時候,卻是迎面見到(dao)了厲芬和夏國濤兩(liang)人。

看到(dao)張狂,眼前的(de)厲芬卻是表現的(de)異常親(qin)切,隨(sui)即馬(ma)上(shang)抓著張狂的(de)手(shou)開(kai)口說道︰“小狂啊(a),你們(men)的(de)事情我(wo)都(du)听說了,是思萱不對,思萱對不起你,你可千萬不要往心里面去啊(a)。”

“我(wo)要是早些(xie)知道思萱這三年來都(du)沒有允許(xu)你在床上(shang)睡過覺,肯定就好好的(de)教(jiao)育這傻丫(ya)頭了,都(du)是我(wo)的(de)錯,你要怪就怪我(wo)。”

厲芬抓著張狂不放手(shou),像(xiang)是害怕失去張狂一般,滿臉的(de)歉意(yi)。

而(er)此刻,張狂卻是表情精彩,有xing)├蛔磐紡浴/p>

完全不hui) 覽鞣藝獬 de)是哪(na)一出。

而(er)此刻,在厲芬的(de)瘋狂暗示(shi)之下(xia),一旁的(de)夏國濤wo)倉zhong)于(yu)是硬著頭皮開(kai)口道︰“小狂啊(a),你在思萱面前受到(dao)的(de)委屈(qu)我(wo)們(men)都(du)知道,你放心mo) wo)們(men)一定好好的(de)教(jiao)育思萱,畢竟男人嘛,為了事業在外面沾花惹(ruo)草(cao)的(de)也(ye)在所難(nan)免,更(geng)何況是像(xiang)你這樣優秀(xiu)的(de)na)昵崛耍 wo)們(men)能理(li)解的(de)。”

厲芬這個時候也(ye)馬(ma)上(shang)接(jie)過話茬子,開(kai)口說道︰“是啊(a),小狂,我(wo)們(men)兩(liang)人已ya) shang)量過了,不huai)茉zen)麼樣,你張狂依然是我(wo)們(men)夏家的(de)女婿,如果實在不行(xing),我(wo)讓(rang)思萱給你當小的(de)都(du)沒有問題(ti)。”

張狂表情精彩。

他確實有點不hui) 欄迷zen)麼說話了。

終(zhong)于(yu),張狂開(kai)口說道︰“爸、媽,這件事情本來就是一個誤會,你們(men)不要往心里去,是思萱弄錯了,等我(wo)向(xiang)她解釋(shi)清楚就行(xing)了。”

“誤會嗎?”

厲芬聞言一愣,一臉狐疑的(de)看著張狂。

張狂點了點頭開(kai)口說道︰“入贅江城夏家這麼長時間,若是我(wo)有xing)惱椿ㄈruo)草(cao),也(ye)不會等到(dao)現在,你說de)兀俊/p>

“听你話這麼cong)凰擔 wo)家思萱就更(geng)加不對了,我(wo)得好好教(jiao)育教(jiao)育。”

“張狂,要不這樣子,這件事情本來就tong)皇悄愕de)錯,你也(ye)不要去給思萱道歉了,這次讓(rang)我(wo)來教(jiao)育他,你保持冷漠就行(xing)了。”

聞言,看著厲芬那一臉肯定的(de)表情,張狂卻不hui) 欄盟凳裁礎/p>

“那就拜托爸媽了。”隨(sui)即張狂也(ye)只能是這般說道。

事實上(shang),眼下(xia)就算張狂去找(zhao)夏思萱,估(gu)計也(ye)不會被待(dai)見,甚至連一句話都(du)不會听他多說,讓(rang)厲芬和夏國濤去死死,或許(xu)可能真(zhen)有xing)?/p>

和張狂約(yue)定好之後,厲芬和夏國濤兩(liang)人便(bian)是匆(cong)匆(cong)的(de)離(li)開(kai)了。

……

卻說此刻,在燕京某醫院的(de)VIP病房當中。

一個圓臉胖子躺在病床上(shang),他的(de)面部(bu)已ya) 話咨se)的(de)繃帶包扎的(de)像(xiang)一個粽子一般。

只留下(xia)兩(liang)個眼楮,還(huai)在一眨一眨的(de)。

這個圓臉胖子不是別(bie)人,正是朱(zhu)一龍(long)。

燕京長興商(shang)會的(de)二少(shao)爺。

之前在夏思萱的(de)榮升公司里面被張狂教(jiao)訓之後,回到(dao)燕京就一hui)碧稍謖庖皆旱de)病房當中。

整個臉頰(jia)骨(gu)已ya) 溝椎de)粉碎(sui)了。

雖(sui)然剛剛完成了手(shou)術,但是想要恢(hui)復可不是一時半會的(de)功夫,而(er)且即便(bian)是恢(hui)復,也(ye)不可能變成一開(kai)始樣子了。

現在的(de)朱(zhu)一龍(long)別(bie)說是吃(chi)東西,就是連說話,都(du)難(nan)以做到(dao)。

而(er)此刻,在朱(zhu)一龍(long)的(de)病床旁邊,一個中年美婦滿臉淚痕,不斷(duan)地(di)嚎(hao)啕尖叫著︰“朱(zhu)延(yan)強,你看看,我(wo)們(men)兒子被人欺負(fu)的(de)有多慘(can),整張面頰(jia)骨(gu)全部(bu)都(du)粉碎(sui)了啊(a),這得有多疼,我(wo)看現在是什麼阿貓阿狗都(du)不把我(wo)們(men)長興商(shang)會放在眼里了。”

  微(wei)信搜(sou)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後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(ban)全文mo)「geng)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