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去……去去去唐家(jia)嗎(ma)?那(na)個(ge),凡爺,現在都jia)丫 璩chen)一點了,唐家(jia)上下,怕是都睡了吧?這個(ge)時間點去唐家(jia),會(hui)不會(hui)有(you)點?”得知秦凡這個(ge)命令後,雲浪滿臉震驚。

“我說去就(jiu)去,哪那(na)麼多的廢話啊?”秦凡醉醺(xun)醺(xun)地甩了甩手,說道。

見(jian)秦凡的語氣(qi)有(you)點不耐煩(fan),雲浪哪里還(huai)敢多嘴(zui),馬(ma)上點了點頭,說道︰“好(hao)好(hao)好(hao),凡爺,那(na)我現在馬(ma)上掉頭去唐家(jia)!”

說di)輳 評艘桓ge)急轉(zhuan)彎之(zhi)後,差點轉(zhuan)得讓men)胤舶丫貧紀魯隼lai)。

“媽的,你開飛機呢!”雲浪的耳邊,再次響(xiang)起(qi)了秦凡的叫xin)釕/p>

要(yao)是別(bie)的人,此時的雲浪si)峙略緹jiu)發飆了。

但(dan)是在秦凡的面前,小浪浪那(na)是一點脾氣(qi)都沒有(you),悻(xing)悻(xing)然地一笑後,連忙稍稍降低(di)了車速(su),盡量將車子開得平穩(wen)一些。

正如雲浪所(suo)說一樣,凌晨(chen)一點的唐家(jia),除(chu)了一些值班的安保人員還(huai)在別(bie)墅周邊巡(xun)邏之(zhi)外,唐老爺子等人的房(fang)間,早已昏暗,只(zhi)剩下小夜(ye)燈(deng),散發出些許微(wei)弱的光芒(mang)。

到了離唐家(jia)別(bie)墅還(huai)有(you)三百米(mi)的時候,秦凡突(tu)然坐直了身體(ti),說道︰“行了,就(jiu)這里停(ting)車,再開過去,就(jiu)要(yao)引起(qi)唐家(jia)安保的注意了!”

由于秦凡這聲停(ting)車喊得緊急,雲浪下意識又(you)踩了一腳急剎車,差點讓men)胤駁哪源dai),撞(zhuang)在車座上。

  S︰最(zui);A新(xin)章(zhang)(節(jie)◇…上酷!匠(jiang),(網(wang)0

“媽的,能不能穩(wen)一點?”秦凡再次罵道。

雲浪也(ye)是一臉無辜,畢竟,雖然血(xue)雲門(men)之(zhi)前沒什麼大(da)的名氣(qi),但(dan)好(hao)歹他也(ye)是血(xue)雲門(men)的老大(da),什麼時候給人當(dang)過司機啊。

當(dang)然,此時的雲浪,只(zhi)能賠笑,說道︰“凡爺,對(dui)不住啊。可……可這里離唐家(jia)還(huai)有(you)三百多米(mi)呢,你要(yao)走過去嗎(ma)?”

“當(dang)然!行了,我下車後,你掉頭回去吧,我的事,你不用管了。”說di)輳 胤彩置 怕業卮蚩 得men)後,下車時還(huai)差點摔倒(dao)。

這驚得雲浪也(ye)連忙下車,一把扶住了秦凡,激動道︰“凡爺,你確(que)定(ding),你這樣可以走到唐家(jia)嗎(ma)?”

“廢話,松開我,我沒事!”秦凡甩開雲浪,而後就(jiu)這麼搖搖晃wei)蔚爻 盤萍jia)的別(bie)墅,走了過去。

雲浪一臉擔憂地看著秦凡,但(dan)畢竟秦凡吩咐了別(bie)管他,一時之(zhi)間,也(ye)不好(hao)做什麼。

很快,秦凡來(lai)到了別(bie)墅門(men)pa)kou),盡管喝醉了,但(dan)反(fan)偵察能力,秦凡還(huai)是具備的,巧妙地躲開了安保人員的視線之(zhi)後,秦凡來(lai)到了唐亦凝(ning)房(fang)間的樓下。

抬頭,便是唐亦凝(ning)臥室的陽台,上一次,秦凡便是從(cong)這里,溜進了唐亦凝(ning)的房(fang)間。

于是,秦凡故技重施,縱(zong)身一躍後,想要(yao)直接雙手拽住陽台的扶攔。

本來(lai),這些動作,對(dui)于秦凡而言,那(na)實(shi)在是太簡單不huai)恕/p>

可是……

這一次,秦凡畢竟喝得有(you)點多,彈跳高度(du)發生了一定(ding)的偏移。

這一跳,僅僅只(zhi)是手指稍稍抓住了一點而已,很快,秦凡便在空中失控(kong),再一次,摔了下來(lai)。

砰的一聲,雖然聲音不算(suan)太響(xiang),但(dan)還(huai)是很快驚動了安保人員!

“誰(shui)!”馬(ma)上,在邊上的兩名安保拿mi)徘辜? 爻?松俠lai),將趴(pa)在草坪(ping)上,一副狗fan)允鶴吹那(na)胤玻 wei)了起(qi)來(lai)。

無奈,秦凡只(zhi)好(hao)坐起(qi)身,悻(xing)然一笑,說道︰“別(bie)緊張(zhang),是我!”

當(dang)看清楚(chu),趴(pa)在地上的果然是秦凡時,兩名安保人員的臉上,也(ye)是大(da)驚失色,震驚道︰“秦……秦先(xian)生,您……您怎麼會(hui)在這里的啊?”

“媽的,老子還(huai)不是為了來(lai)檢查你們(men)的工(gong)作啊!你看看你看看,要(yao)不是我ye)室餘 齙愣 玻 忝men)壓根就(jiu)沒發現老子我已經潛進來(lai)了!這要(yao)不是我,是個(ge)殺手的話,亦凝(ning)今天晚上,是不是就(jiu)凶多吉少了!”秦凡一本正經地盯著安保人員,通(tong)罵道。

頓時,兩名安保人員的臉上,滿是愧(kui)疚,連連道歉道︰“秦先(xian)生,對(dui)……對(dui)不起(qi),是我們(men)的工(gong)作不到位(wei)!您放(fang)心,我們(men)一定(ding)會(hui)增(zeng)加我們(men)的巡(xun)邏次數!”

“行了行了,總之(zhi),這次,你們(men)的工(gong)作,不及格!”秦凡從(cong)地上站起(qi)來(lai),而後當(dang)著兩名安保人員的面,再次縱(zong)身一躍,想要(yao)跳上xian)?/p>

但(dan)這一次,秦凡還(huai)是異常尷尬地失敗了。

好(hao)在其中一名安保人員眼疾手快,連忙一把接住了秦凡,尷尬道︰“秦先(xian)生,您這是要(yao)去小姐的房(fang)間嗎(ma)?其實(shi),您往樓梯走就(jiu)行了。”

“哪那(na)麼多廢話?我就(jiu)喜歡從(cong)陽台走,不行xin)ma)?行了,你們(men)別(bie)管我了,看老子我笑話呢?”秦凡再次甩甩手,罵道。

而此時的兩名安保人員,自然也(ye)是聞出了秦凡身上那(na)濃濃的酒味,猜到此時的na)胤玻 贍蓯竊謁>品feng)呢。

“好(hao)……好(hao)的,秦先(xian)生,那(na)您隨意。”兩名安保人員深知,得mi)鍇胤駁南魯chang)是什麼,于是馬(ma)上識相地做了一個(ge)請的手勢。

終于,當(dang)秦凡第(di)三次縱(zong)身一躍之(zhi)後,這次沒有(you)任何意外,秦凡成功(gong)地跳了上xian)?/p>

跳上陽台後,秦凡還(huai)朝留下兩個(ge)安保人員做了一個(ge)勝利的手勢,兩名安保人員為了能夠討(tao)好(hao)men)胤玻 zhi)好(hao)也(ye)紛紛做了勝利的手勢。

就(jiu)這麼輕車熟(shu)路fan)兀 胤燦you)一次,溜進了唐亦凝(ning)的房(fang)間里面。

而且,和上次不同的是,這次唐亦凝(ning)已然恬靜地躺(thang)在床上,睡得正香。

小夜(ye)燈(deng)昏暗的光芒(mang)打在唐亦凝(ning)的臉上,使她看起(qi)來(lai),更是美艷漂亮(liang)了幾分(fen)。

秦凡躡手躡腳地摸到了唐亦凝(ning)的枕邊,看著唐亦凝(ning)睡覺(jue)時嘴(zui)角那(na)一絲(si)若有(you)若無的nan)θ藎 晌絞前亞胤哺闖樟恕/p>

此時喝醉酒的na)胤玻 蛑畢竇 蒜 瞿nan)。

“老婆,我回來(lai)了。”秦凡看著唐亦凝(ning),咧嘴(zui)一笑後,直接脫掉了自己的衣服,而後翻身,躺(thang)在了床上。

不得不說,這個(ge)夜(ye)晚,唐亦凝(ning)睡得是真熟(shu),縱(zong)然秦凡已經躺(thang)在了床上,唐亦凝(ning)還(huai)是沒有(you)任何反(fan)cong)Γ 鋇講恢 攔碩嗑茫 dang)秦凡都jia)丫 xiang)起(qi)鼾(han)聲時,唐亦凝(ning)一個(ge)翻身,將腿(tui)擱在了秦凡的nan)「股希 獠乓莢家(jia)饈兜劍 慮楹hao)像有(you)點不太對(dui)勁!

隨後,一個(ge)響(xiang)徹深夜(ye)的尖叫聲,從(cong)唐亦凝(ning)的房(fang)間里面,響(xiang)了起(qi)來(lai)。

  微(wei)信搜“酷匠(jiang)好(hao)書”,關注後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(xin)最(zui)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