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虎與靜兒因為從來沒hui)性詵菜資shi)界(jie)中生活過,于是決定去各(ge)地走走,而(er)北冥逸由(you)于之後要和黑(hei)衣女子趙(zhao)姑娘一起行(xing)動,便決定暫時留在京城里(li)。

幾(ji)天過後,北冥逸忽然在四(si)合院周圍設下了一些(xie)陣法禁制,而(er)且更是將寶貝也(ye)從玉佩中喊了出來。

“怎麼(me)了?逸哥。”寶貝打了個哈欠,隨(sui)即(ji)鼓了鼓嘴(zui)︰“寶貝還在睡覺呢。”

北冥逸看著(zhou)寶貝的(de)動作,只覺得寶貝十分(fen)可愛,笑道︰“我要進階築基期了,所以把你喊出來幫(bang)我看一看。”

寶貝聞言,繞著(zhou)北冥逸飛了一圈(quan),頓時興奮地道︰“哇!逸哥你真的(de)要突破煉氣(qi)期後期,進階築基期了!”

“對啊,所以我進階的(de)時候(hou),麻煩你幫(bang)我看一下。”北冥逸朝著(zhou)寶貝笑了笑。

寶貝嘿嘿一笑說(shuo)道︰“包在我身上(shang)!”

北冥逸微微一笑點了shuo)閫罰 戳艘謊郾Ρ春螅  kou)說(shuo)道︰“你一個人可以嗎?要不要把小鳳和馮彥也(ye)叫出來?”

寶貝聞言,微微沉思(si)片刻,隨(sui)後笑道︰“好。”

說(shuo)完(wan),寶貝便化為一道青光飛進了玉佩中。

只是片刻的(de)工(gong)夫(fu),寶貝便和小鳳飛了出來。

“馮彥呢?”北冥逸見(jian)到沒hui)蟹胙宓de)身影(ying),疑惑(huo)地問道。

寶貝躺(thang)在小鳳的(de)身上(shang),說(shuo)道︰“他說(shuo)他待在里(li)面(mian)會安全點。”

北冥逸點了shuo)閫罰 ye)的(de)確如(ru)此,馮彥現在就只hui)幸桓鏨shen)魂,待在玉佩里(li)的(de)確還是安全點。

北冥逸看著(zhou)身前正在追(zhui)fen)zhu)打鬧的(de)寶貝和小鳳,無(wu)奈地苦(ku)笑一聲(sheng)道︰“那你們兩(liang)個人不要亂跑,就待在這四(si)合院里(li)就行(xing)了。”

話(hua)落,北冥逸便一個人走進了屋內。

進階築基就代表北冥逸在修仙道路(lu)上(shang)又跨(kua)出了一大步,築基期從其名就能知(zhi)道,是非常重(zhong)要的(de)也(ye)是打好地基的(de)一步,進階築基期後,修士自(zi)身的(de)經脈都(du)會被打通,而(er)且還能得到非常強(qiang)有力的(de)錘煉,自(zi)身儲存靈氣(qi)的(de)程度(du)也(ye)會得到進一步的(de)加強(qiang)。但是築基期卻也(ye)是十分(fen)危險,如(ru)果在進階的(de)時候(hou)自(zi)身沒hui)腥套【 霰淮蟯 噶兜de)痛苦(ku),那麼(me)進階就會失(shi)敗,輕則(ze)經脈盡斷(duan),重(zhong)則(ze)身死道消(xiao)。

北冥逸非常明(ming)白此刻對自(zi)己的(de)重(zhong)要性,北冥逸見(jian)識到很多(duo)進階築基期失(shi)敗的(de)人,有xing)┘痛順晌 踩耍 er)有xing)┬以yun)的(de)還能保住自(zi)己修仙者的(de)身份,而(er)更不幸運(yun)的(de)便是徹底離開這個世(shi)界(jie),所以在很早之前,北冥逸就對此做足(zu)了功夫(fu)。

北冥逸取出了si)ji)瓶丹藥放在了身前,這些(xie)丹藥都(du)是能助力北冥逸在進階築基期時打通經脈用的(de)。

北冥逸盤膝(xi)坐(zuo)在地上(shang),深呼(hu)吸了一口(kou)氣(qi)後,便決定立刻開始。

  酷!c匠●Z網&a首:發《0

由(you)于北冥逸已經壓(ya)制了許久,所以北冥逸只能一點一點的(de)去解(jie)開壓(ya)制,剛一解(jie)開壓(ya)制,北冥逸就立刻感(gan)覺到身體外的(de)靈氣(qi)就如(ru)大海(hai)一hua)閬蜃zi)己壓(ya)迫而(er)來,而(er)自(zi)己就好像是一個吸引點一樣(yang),吸引著(zhou)這些(xie)靈氣(qi)進入自(zi)己的(de)體內,北冥逸覺得自(zi)己如(ru)果再不完(wan)全解(jie)開壓(ya)制,可能就會被這些(xie)靈氣(qi)給壓(ya)扁,想到這里(li),北冥逸立刻毫不hui)you)豫的(de)完(wan)全解(jie)開了壓(ya)制。

就在北冥逸解(jie)開自(zi)己對自(zi)身的(de)壓(ya)制後,北冥逸瞬間就感(gan)覺到剛剛那股被壓(ya)迫的(de)感(gan)覺消(xiao)失(shi)了,而(er)此時北冥逸只覺得自(zi)己的(de)身體就好像是一個深不見(jian)底的(de)黑(hei)洞一樣(yang),正貪(tan)婪地吸收著(zhou)這些(xie)靈氣(qi),而(er)此時北冥逸是不敢再去阻攔了,因為進階築基期已經開始了。

可是沒過多(duo)久,北冥逸就感(gan)覺有xing)├婀鄭  裁me)已經有xing)┤奔淞耍 墑親zi)身卻還是沒hui)懈gan)覺到任何不適,這和自(zi)己之前了解(jie)的(de)完(wan)全不一樣(yang)啊。

“奇了怪了?進階築基期的(de)時候(hou)不是一開始靈氣(qi)就會讓自(zi)身很痛苦(ku)嗎?為什麼(me)這都(du)有一陣子了,我卻還一點感(gan)覺都(du)沒hui)小!北壁?萆釕畹匚艘豢kou)氣(qi),這讓北冥逸頓時十分(fen)疑惑(huo)起來。

但是沒多(duo)久,北冥逸神(shen)情忽然沉重(zhong)起來,眉頭也(ye)是緊緊地皺著(zhou),心中暗道︰“該mao)換岷橢 拔倚蘗讀(du)稅素雜跤泄guan)吧,現在想一想的(de)話(hua),之前八卦御龍術經歷的(de)過程,貌(mao)似(si)還都(du)是進階築基期的(de)情況。”

北冥逸一想到這里(li),雖(sui)然沒hui)卸duo)大的(de)把握肯定自(zi)己的(de)想法,但是內心中也(ye)多(duo)多(duo)少少有xing)┤賢 zi)己的(de)想法了,北冥逸明(ming)白如(ru)果真如(ru)自(zi)己那麼(me)想的(de)話(hua),那麼(me)自(zi)己進階築基期的(de)過程不僅時間會長一些(xie),而(er)且危險性也(ye)會很大,但是好me)ψzi)然是非常的(de)大。

北冥逸隨(sui)即(ji)將準備(bei)好的(de)丹藥服(fu)進了口(kou)中,同時立刻催動自(zi)身的(de)靈氣(qi)帶動著(zhou)藥力開始流向全身每一處經脈。

只是片刻的(de)工(gong)夫(fu),北冥逸便感(gan)覺體內好似(si)有一團烈火正在燃燒著(zhou),且這種感(gan)覺逐(zhu)漸(jian)強(qiang)烈了si)鵠矗 墑薔馱諛歉gan)覺越來越強(qiang)烈的(de)時候(hou),北冥逸又突然感(gan)覺到全身好似(si)掉進了冰窟窿一hua)悖  ?歡車蒙   dou)起來,嘴(zui)唇也(ye)被凍得一陣發青。但是眨眼間的(de)工(gong)夫(fu),這種感(gan)覺又變成了之前全身被烈火燃燒的(de)感(gan)覺,于是這兩(liang)種感(gan)覺來回(hui)轉換著(zhou)。

北冥逸知(zhi)道這種感(gan)覺是自(zi)己自(zi)身的(de)靈氣(qi)與藥力導致的(de),但是這並不是北冥逸在作死,北冥逸想要在真正最困(kun)難ya)戳僨熬徒 zi)身的(de)經脈錘煉一下。

北冥逸的(de)身體依然在貪(tan)婪地吸收著(zhou)體外的(de)靈氣(qi),北冥逸只覺得這個過程真的(de)讓meng)聳 fen)吃驚,這吸收的(de)靈氣(qi)就根(gen)本不是一個築基期所能擁(yong)有的(de),但是北冥逸也(ye)知(zhi)道自(zi)己因為八卦御龍術的(de)原因,自(zi)身早已經與其他人有了不一樣(yang)的(de)體質。

不知(zhi)過了多(duo)久,之前冰火兩(liang)重(zhong)天的(de)感(gan)覺才完(wan)全消(xiao)失(shi),北冥逸知(zhi)道要趁著(zhou)藥效還在的(de)時候(hou),立刻加快(kuai)自(zi)身吸收靈氣(qi)的(de)速度(du),但是同樣(yang)北冥逸也(ye)擔心吸收靈氣(qi)的(de)異變會引起他人shuo)淖 猓 sui)然自(zi)己已經做了萬足(zu)的(de)準備(bei),但是北冥逸還是不得mao)惶岱榔鵠礎/p>

“寶貝,你和小鳳現在注意了,並且將陣法禁止開到最高。”北冥逸立刻將寶貝傳音道。

“沒事的(de),我將秘境中的(de)許多(duo)陣法寶貝都(du)帶出來了,保證沒人發現得了。”

北冥逸听到寶貝的(de)傳音,頓時疑惑(huo)起來,那些(xie)東(dong)西都(du)沒hui)辛痘  Ρ淳褪僑 bu)帶出來也(ye)不可能發揮(hui)全部(bu)的(de)作用,但是此刻不是北冥逸去思(si)考(kao)這個問題的(de)時候(hou)。

北冥逸咬(yao)緊牙(ya)關(guan),低吼一聲(sheng),自(zi)身吸取靈氣(qi)的(de)速度(du)頓時加快(kuai)了許多(duo),且速度(du)是越來越快(kuai),驚人shuo)謀浠 lian)北冥逸都(du)微微一怔,但也(ye)是片刻北冥逸便神(shen)情恢復了正常,畢竟現在這個關(guan)鍵時刻,可不是分(fen)神(shen)的(de)時候(hou)。

三(san)個時辰(chen)後,北冥逸發現了不對勁。

自(zi)身吸取靈氣(qi)的(de)速度(du)居然還在逐(zhu)漸(jian)加快(kuai),而(er)且北冥逸現在身上(shang)的(de)衣lu)繅丫 緩顧 蚴  er)且北冥逸此時的(de)身上(shang)還出現了許多(duo)污垢,一股臭味(wei)早已彌漫(man)在屋內。

北冥逸神(shen)情沉重(zhong),目前體內的(de)靈氣(qi)已經足(zu)夠(gou)了,如(ru)果還不阻止的(de)話(hua),那麼(me)自(zi)己極(ji)其有可能會自(zi)爆(bao)而(er)亡,但是進階築基期的(de)過程還沒hui)薪  ru)果去阻止,那麼(me)自(zi)己進階築基期也(ye)會失(shi)敗。

北冥逸閉(bi)眼沉思(si)著(zhou),忽然睜(zheng)開眼,一笑道︰“八卦御龍術。”

北冥逸開始運(yun)轉起八卦御龍術,並且開始將體內的(de)靈氣(qi)逐(zhu)漸(jian)壓(ya)縮起來,北冥逸剛剛忽然想到之前自(zi)己在水潭中壓(ya)縮體內靈氣(qi)的(de)事情,想到這里(li),北冥逸便覺得自(zi)己或許可以在此時運(yun)轉八卦御龍術來解(jie)決此事。

此時,北冥逸的(de)經絡與丹田沒hui)邢裰 澳茄yang)變小,但是體內的(de)靈氣(qi)卻強(qiang)行(xing)被北冥逸壓(ya)縮起來。

“果真有xing)? 北壁?鶯鋈幻mian)色(se)一喜(xi)道。

果然不出北冥逸所料,體內那原本已經足(zu)夠(gou)的(de)靈氣(qi)卻被北冥逸逐(zhu)漸(jian)壓(ya)縮凝聚起來,于是北冥逸的(de)體內又有空間來吸收體外的(de)靈氣(qi)。

北冥逸見(jian)到自(zi)己將靈氣(qi)壓(ya)縮凝聚後,自(zi)身吸收靈氣(qi)的(de)速度(du)反而(er)還加快(kuai)了不少。

北冥逸無(wu)奈地笑了笑了,說(shuo)道︰“我現在還真的(de)有的(de)忙了。”

于是,北冥逸一邊(bian)加快(kuai)壓(ya)縮凝聚體內靈氣(qi)的(de)速度(du),一邊(bian)自(zi)身又似(si)貪(tan)婪一樣(yang)吸取著(zhou)體外的(de)靈氣(qi)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(guan)注後發作品名稱(chen),免費(fei)閱讀(du)正版(ban)全文!更新最快(kuai)!
劉愛陳說(shuo)︰   北冥逸如(ru)此壓(ya)縮凝聚體內的(de)靈氣(qi)。。。。。。著(zhou)實恐怖。  不要問我為什麼(me)這麼(me)寫,因為北冥逸在我這里(li)買了buff。  你要問什麼(me)buff?當然是主角光環buff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