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(yi)周的時間,埃爾加都沒有再(zai)找段峰,但五個億(yi)卻打到了段峰的賬戶(hu)上,不得不說冥(ming)府(fu)還是家底zhui)岷瘛/p>

與此同時,段峰身(shen)邊多了一(yi)位女秘書,凱瑞娜的出(chu)現讓嘉斯利有些吃醋,這些天(tian)嘉斯利忙(mang)完了通告(gao),結(jie)果就發現段峰身(shen)邊多了一(yi)個女人。

嘉斯利與段峰從未生氣,在(zai)一(yi)起這段時間,二人就像是享受熱戀的na)槁攏 燒庖yi)次(ci)嘉斯利生氣了,她生氣段峰竟然(ran)這麼快就另尋新歡。

“你難道不解釋一(yi)下嗎?”嘉斯利盯著面前an)畝畏澹 幻ming)白段峰為何會如此淡定。

段峰本想解釋。

後來(lai)一(yi)想算了,如果每一(yi)個女人都需要他(ta)解釋,他(ta)還不得累死?

當一(yi)個渣(zha)男,就要有渣(zha)男的覺悟,那(na)就是能不解釋就不解釋,免得越解釋越解釋不清(qing)。

“我在(zai)你心中到底擺在(zai)什麼ci)恢茫俊奔嗡估吹蕉畏宄chen)默,更(geng)加的氣憤,情緒也有些激動的問shi)饋/p>

“你在(zai)我心中,就是……”

後邊的話沒說完,段峰已經白zhun)嗡估bao)了起來(lai),直(zhi)接走向了他(ta)公(gong)寓(yu)的臥(wo)室,下一(yi)刻里邊就傳來(lai)了嘉斯利高昂的“歌聲”。

沒有什麼是睡一(yi)覺不能解決的,如果有,那(na)麼就睡兩(liang)覺!

當然(ran)這種宗旨,段峰只會用在(zai)他(ta)的女人song)shen)上,比如現在(zai)躺在(zai)懷中的嘉斯利,一(yi)切都是那(na)麼美好,沒有了之前an)目穹綾┬yu)。

“那(na)個女人只是你e)拿厥椋俊奔嗡估故遣幌嘈牛 淙ran)段峰已經說了對方的身(shen)份(fen),但段峰的不解釋,讓她有些猜疑。

“如果不是我秘書,你認為我yi) 奔湔餉淳jiu)?存貨這麼多?”段峰一(yi)臉壞笑的看向嘉斯利,然(ran)後手開(kai)始(shi)不老實(shi)起來(lai)。

對于(yu)凱瑞娜的跟隨,段峰認為這或許是qiang)市嘆 才旁zai)他(ta)身(shen)邊的眼線,至少確(que)認他(ta)不會變(bian)節,當然(ran)如果他(ta)真的變(bian)節,凱瑞娜也能第一(yi)時間把他(ta)抓(zhua)捕。

這種不信任讓他(ta)很(hen)不爽,畢竟現在(zai)大家都是一(yi)條船上的人,如果彼此不信任,那(na)麼搗毀冥(ming)府(fu)這樣(yang)的組織難度ran)崽嶸 副叮/p>

幸好凱瑞娜不是二十四小(xiao)時跟著段峰,不然(ran)段峰一(yi)定會瘋了,他(ta)相信到時候跟嘉斯利解釋,嘉斯利也不會相信。

嘉斯利摟著段峰的脖子,眼神中充(chong)滿愛(ai)慕的說道“我好想你。”

“我也想你了。”

一(yi)切盡在(zai)不言中,再(zai)一(yi)次(ci)提槍(qiang)上馬出(chu)征,段峰可謂是凶猛異常,這就如他(ta)說的一(yi)樣(yang),如果他(ta)天(tian)天(tian)夜夜笙歌,或許現在(zai)早就敗下陣,豈能跟嘉斯利打的有來(lai)有回。

最終在(zai)段峰略勝(sheng)一(yi)籌(chou)下,嘉斯利敗下陣,氣喘吁吁的胸脯,媚眼如絲的看向段峰。

段峰的體能在(zai)老美這邊都屬于(yu)頂尖的,這倒是讓嘉斯利很(hen)意(yi)外,她當初一(yi)見鐘情也沒有考慮到這方面的因(yin)素,這也算是意(yi)外驚喜了。

運動是運動結(jie)束了,二人也該犒勞(lao)五髒廟了,段峰待嘉斯利去了公(gong)寓(yu)附(fu)近(jin)的一(yi)家中餐館(guan)。

二人點了幾個菜,正(zheng)準(zhun)備吃的時候,就看到有幾個老外走進來(lai)。

“都別吃了,離開(kai)這里。”

餐館(guan)內幾桌客(ke)人都一(yi)臉錯愕(e),大家都看向餐館(guan)的經理,經理是一(yi)位神州(zhou)人,但早年已經移民(min)到老美這邊,此時雖然(ran)眼神中帶著錯愕(e),但臉上卻帶著笑意(yi)走向眼前an)募父隼賢狻/p>

“各位,您問有xiao)  /p>

話沒說完,迎面就是一(yi)巴掌,五十歲的老板直(zhi)接被抽(chou)的坐(zuo)在(zai)了地上,捂著臉眼神中滿滿的恐懼。

“法克,說了都出(chu)去,別吃了!”

為首(shou)的男人留著大胡子,特有的白皮膚加上那(na)雙波斯貓(miao)的眼楮,此時表情凶狠的盯著眾(zhong)人,突然(ran)看到了嘉斯利,眼神一(yi)亮,帶著一(yi)臉猥(wei)瑣的笑容(rong)走了過(guo)來(lai)。

“您是嘉斯利?”大胡子小(xiao)心詢(xun)問shi)饋/p>

“是。”嘉斯利厭惡的看向大胡子,然(ran)後站起來(lai)走向老板,攙(chan)扶起老板詢(xun)問shi)饋澳忝皇shi)吧?”

“沒事(shi)沒事(shi),謝謝您,您趕緊(jin)走吧。”老板也看出(chu)這群人來(lai)者不善,他(ta)不希望把客(ke)人牽(qian)扯進來(lai),趕緊(jin)勸說道。

“嘉斯利小(xiao)姐(jie),我可是你e)撓ying)迷,我們(men)合個影(ying)吧?”大胡子說完,也不管嘉斯利是否同意(yi),伸手就要摟住嘉斯利的腰肢。

“這位朋友,您是要錢我可以給,但別傷害我店里的客(ke)人。”老板再(zai)次(ci)出(chu)口說道,他(ta)這些年做這家中餐館(guan),憑借的就是誠信,如果客(ke)人在(zai)他(ta)這里出(chu)事(shi),他(ta)會內心過(guo)意(yi)不去。

  …最新章,節上酷(ku)匠網0

“滾一(yi)邊去!老東西!”大胡子一(yi)把推開(kai)老板,眼神已經毫不掩(yan)飾的色(se)眯眯,看向面前嘉斯利,就仿(fang)佛狼盯著羊羔。

手指的指尖已經觸踫到了嘉斯利的腰肢,正(zheng)要摟住嘉斯利的時候,手腕一(yi)痛,眼前多了一(yi)名男人,對方那(na)東方人的長相讓他(ta)內心na) 櫻 傷嬤 lai)的手腕斷(duan)了般e)奶弁矗 盟ta)直(zhi)接慘叫(jiao)出(chu)來(lai)。

“啊!松(song)手!”

大胡子撕心裂(lie)肺的喊(han)道,大胡子身(shen)後的幾個人沖向了段峰,他(ta)們(men)每個人手中都拿著刀子,寒光閃爍,嚇得店內的客(ke)人一(yi)片尖叫(jiao)xiao)/p>

段峰一(yi)腳踢(ti)在(zai)眼前男人的臉上,準(zhun)備迎戰其他(ta)幾個人,這個時候餐館(guan)外邊沖進來(lai)三個男人,每個人手中同樣(yang)提著刀,下一(yi)刻手起刀落(luo),幾個剛(gang)才還凶神惡煞(sha)fan)哪腥耍 偈碧稍zai)了地上。

王莽叼著煙,冷(ling)冷(ling)的看向地上的幾個人“動我老板,不想活了?”

由于(yu)冥(ming)府(fu)的事(shi)情,所以王莽等(deng)人回來(lai)的那(na)一(yi)刻,就暗(an)中保護(hu)段峰,就怕(pa)冥(ming)府(fu)對段峰下手。

沒想到會遇到這樣(yang)的na)榭觶 趺?父鋈絲吹秸餿喝順褰脅凸guan)就感覺不對勁,當他(ta)們(men)進來(lai)正(zheng)看到段峰與這群人發生沖突。

幾個老外躺在(zai)地上,驚恐的看向王莽等(deng)人,所謂jie)兜吶pa)橫的,橫的怕(pa)不要命的,顯然(ran)王莽這群人給這幾個老外的感覺就是不要命。

“你知(zhi)道我們(men)是誰嗎?我們(men)是qiang)硎值娜耍 忝men)敢(gan)動我們(men)qian) 忝men)死定了!”

鬼手?

段峰沒听過(guo),王莽倒是略有耳聞,但一(yi)旁的中餐館(guan)老板卻面如死灰。

那(na)qiang)墑竊zai)洛聖都這邊很(hen)有名的幫派,這次(ci)招惹了這群人,他(ta)這家餐館(guan)也別想開(kai)了。

  微信搜“酷(ku)匠好書”,關注(zhu)後發作(zuo)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(zheng)版(ban)全文!更(geng)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