惡人島的副島主都出(chu)關了,除了sou)敗膠投褚劍(jian) 磽 wu)個副島主落在島主左右,他(ta)們都是道境修者。

這就是惡人島的底蘊,七個道境副島主,加(jia)上道境巔峰(feng)的島主,這種戰力足(zu)以(yi)令無數勢(shi)力聞風(feng)喪膽。

“來(lai)自于木之大陸的蕭旭,擁有多種力量,我很(hen)期待(dai)他(ta)的真實戰力如何。”

“好好看下人家(jia)的戰斗(dou),我們幾個人都多久沒有經歷(li)過(guo)道境級別(bie)的戰斗(dou),正好可以(yi)觀(guan)摩(mo)一(yi)下。”

剛來(lai)到(dao)的nai)甯齦鋇褐鞫擠淺chang)期待(dai)的說道,即便蕭旭輸掉比試yuan)嘉匏劍(jian) 比ran)他(ta)們對(dui)蕭旭的信心也不是很(hen)大。

“你想(xiang)要選擇什(shi)麼死法呢?”暗凜副門(men)主落在蕭旭的面前,他(ta)露出(chu)猙(zheng)獰(ning)的笑容,似(si)乎在想(xiang)象殺死蕭旭的畫面。

“有些時候(hou),自大會(hui)使(shi)人落敗。”蕭旭淡淡的回道,隨後他(ta)施展隱(yin)術消失不見,對(dui)付(fu)道境初期的修者要怎麼做,他(ta)早已經非常(chang)的熟(shu)練。

真正的隱(yin)匿法術,讓蕭旭完(wan)全消失在眾人的視(shi)線(xian)中,甚至暗凜門(men)主修煉(lian)的探查法術都找不到(dao)蕭旭的nai)恢謾/p>

這讓暗凜副門(men)主有些心慌,敵(di)人在暗dang)Γ ta)在明處,讓他(ta)一(yi)開始就處在劣勢(shi),他(ta)盡(jin)量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(lai),同時有一(yi)道道黑影從地面浮現而出(chu)。

一(yi)條條黑影觸手在肆意(yi)舞動,仿(fang)佛(fu)群(qun)魔亂舞,暗凜副門(men)主想(xiang)要讓法術自yuan) fang)御,只要蕭旭敢(gan)偷襲的話,這些黑影觸手就能夠第一(yi)時間將蕭旭給攥(zuan)住。

“的確有點(dian)厲害(hai)。”蕭旭在暗di)星娜ran)觀(guan)察對(dui)方jian) 吹dao)暗凜副門(men)主施展的防(fang)御法術,他(ta)不由(you)得點(dian)了點(dian)頭,這種可以(yi)自主防(fang)御的法術挺不錯。

只是蕭旭擁有禁斷(duan)能量的術法,他(ta)觀(guan)察黑影觸手的能量流動,一(yi)個個能量節點(dian)浮現在他(ta)的眼中。

“全都給我斷(duan)開吧!”蕭旭施展禁斷(duan)能量,斷(duan)絕掉黑影觸手的能量流動,同時他(ta)來(lai)到(dao)暗凜副門(men)主的前面,雙拳冒著(zhou)火焰打在對(dui)方的腹(fu)部上。

暗凜副門(men)主的反應極快,在一(yi)瞬間就施展幻影法術,讓自身變成一(yi)道影子,讓蕭旭的攻擊直接做空。

“影子束縛!”暗凜副門(men)主不斷(duan)結著(zhou)法印,利用(yong)蕭旭自身的影子,直接捏爆蕭旭的心髒。

察覺到(dao)自己的影子被(bei)控制,蕭旭冷哼一(yi)聲,立即用(yong)禁斷(duan)能量,將影子和暗凜副門(men)主的能量通道給禁斷(duan)掉,隨後他(ta)再次施展隱(yin)術消失不見。

“近距離的攻擊不太行,他(ta)的反應太快了,很(hen)容易我就受到(dao)反擊。”蕭旭在四周游蕩(dang),他(ta)知道得遠(yuan)距離消耗暗凜副門(men)主。

防(fang)御法術失效(xiao),讓暗凜副門(men)主只能提高注意(yi)力,隨時應對(dui)蕭旭可能的攻擊,他(ta)有自信在蕭旭下一(yi)次靠近的時候(hou),將蕭旭徹底給抓住。

“看看你有多少能量可以(yi)消耗吧。”蕭旭施展陰陽(yang)生(sheng)死簿(bu),利用(yong)天地大勢(shi)進行鎮壓,隨後施展五(wu)行陰陽(yang)法術。

一(yi)座(zuo)座(zuo)大山不斷(duan)從天上落下,無數巨浪(lang)往前撲去,漫天火海熊熊燃燒,更有無數金劍(jian)疾馳而過(guo)。

甚至蕭旭凝聚出(chu)一(yi)個陰陽(yang)輪盤,兩條陰陽(yang)魚(yu)在肆意(yi)游動,陰陽(yang)力量混合著(zhou)生(sheng)死之力,往暗凜副門(men)主旋轉(zhuan)落去。

“這些法術奈(nai)何不了我半分!”暗凜副門(men)主很(hen)有信心的說道,他(ta)在五(wu)行大陸征戰多年,面對(dui)過(guo)各種強者,對(dui)于這些法術並不陌生(sheng)。

“能量禁斷(duan)!”蕭旭微微一(yi)笑,將整個練武場的能量給禁斷(duan)掉,讓暗凜副門(men)主無法吸收天地中的能量。

  Q酷So匠網^︰唯(wei)z*一(yi)n正'版.,其他(ta)都#m是盜版‘D0M

達到(dao)道境以(yi)後,其實能量可以(yi)自行誕生(sheng),不過(guo)暗凜副門(men)主發現一(yi)個很(hen)嚴重的nai)侍猓 ta)要抵(di)擋蕭旭的全部法術,會(hui)讓他(ta)入不敷出(chu)!

生(sheng)成的能量根(gen)本不足(zu)以(yi)支撐暗凜副門(men)主的消耗,這讓他(ta)只能選擇性的抵(di)擋一(yi)些法術,漸漸他(ta)的傷勢(shi)也在加(jia)重。

“暗凜副門(men)主被(bei)壓制了。”

“蕭旭師傅果然(ran)厲害(hai)啊,以(yi)半道境的修為能夠做到(dao)這一(yi)點(dian),實在太強大了。”

眾多惡人島的修者都無比震驚,特別(bie)是一(yi)百(bai)零八個天才弟子,他(ta)們一(yi)直都知道蕭旭很(hen)厲害(hai),卻不知道蕭旭能夠對(dui)付(fu)道境初期的修者。

特別(bie)是暗凜副門(men)主受到(dao)加(jia)持,實力已經達到(dao)道境初期的巔峰(feng),可以(yi)說惡醫與暗凜副門(men)主對(dui)戰的話,很(hen)可能都打不過(guo)暗凜副門(men)主。

“看清楚(chu)了嗎,再怎麼強大的修者,只要你不去正面對(dui)戰jian) 苡鋅贍莧〉檬sheng)利。”蕭旭淡淡的說道,這一(yi)場戰斗(dou)的結局已經注定了,對(dui)方沒有反抗(kang)的余(yu)地。

可以(yi)說暗凜副門(men)主非常(chang)的憋屈(qu),因為很(hen)多手段都沒有用(yong),他(ta)的一(yi)些強大的手段,如果能夠落在蕭旭的身上,至少讓蕭旭受到(dao)重創(chuang)。

“不是僅有你有隱(yin)匿法術!”暗凜副門(men)主突然(ran)間靈(ling)感一(yi)閃,他(ta)也可以(yi)隱(yin)藏起來(lai),與蕭旭一(yi)樣消失不見。

“這一(yi)招可以(yi)啊,蕭旭攻擊不到(dao)副門(men)主,那麼這一(yi)場戰斗(dou)就不算副門(men)主輸了。”

“呵呵,仗著(zhou)有強大的隱(yin)匿法術,以(yi)為就可以(yi)打敗副門(men)主,殊不知暗di) 舐降牡讕承拚擼 囊yi)個不是修煉(lian)強大的隱(yin)匿法術!”

暗凜門(men)的弟子yong)峭wan)如看到(dao)希望一(yi)樣,他(ta)們的內心都期待(dai)副門(men)主能夠贏(ying)下戰斗(dou),可是現在看來(lai)勝(sheng)利有點(dian)困難,打成平手就已經很(hen)不錯了。

“怎麼會(hui)有如此天真的人。”蕭旭搖了搖頭,他(ta)施展五(wu)行神眼去探查空間中的波動,不過(guo)他(ta)沒有發現暗凜副門(men)主的nai)恢謾/p>

“他(ta)修煉(lian)影子大道,在隱(yin)匿法術上有獨特的造詣(yi),憑(ping)借五(wu)行神眼的話,你想(xiang)要發現他(ta)的nai)恢檬遣惶 贍艿氖慮欏!蓖sheng)玉器(qi)靈(ling)解(jie)釋(shi)道,它釋(shi)放(fang)出(chu)強大的感知力量,一(yi)下子就發現暗凜副門(men)主在什(shi)麼地方。

“等(deng)以(yi)後我yi)儺蘗lian)幾種神眼神通,五(wu)行神眼還是有一(yi)定的局限啊。”蕭旭再次釋(shi)放(fang)出(chu)各種法術,往暗凜副門(men)主的nai)恢寐淙?/p>

暗凜副門(men)主瞪(deng)大眼楮,他(ta)沒想(xiang)到(dao)蕭旭能夠發現自己的nai)恢茫 質shi)再次反轉(zhuan),他(ta)的隱(yin)匿失去效(xiao)果,等(deng)于他(ta)還是得受到(dao)蕭旭的不斷(duan)損耗。

“不用(yong)再修煉(lian)其他(ta)神眼神通,你的nai)逍猩裱鄞 dao)道境以(yi)後,會(hui)有特殊的變化。”往生(sheng)玉器(qi)靈(ling)說道,五(wu)行神眼在道境之下會(hui)有局限,達到(dao)道境就不一(yi)樣了。

  微信搜(sou)“酷匠好書(shu)”,關注後發作品(pin)名稱,免(mian)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